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一瞬.京都(13):南禪寺



寫了一半的會議紀錄,反覆聽著出糗的錄音檔,加上感冒,心情很是沮喪,只好打開旅行的照片,試著讓自己在睡前回到京都的好心情。

京都第五天,參觀的南禪寺,三門很壯觀,若非導覽書籍有提及,知恩院其名列日本最高三門,可能是彼時遊歷的心境,也可能是空間感,南禪寺的三門真的給我一種壯大勝過知恩院的錯覺。

可是沒有,人生的錯覺何其多,自小就有逃避當下的毛病,加上很容易進入自己的世界,越大越知道要修飾這樣的問題,方法卻是治標不治本。性子變急,因為潛意識總是想拖磨,或是以誇張的方式改變與阻止發展,大部分的會議與活動都讓我混過了,但這一次卻這樣赤裸的被指出自己的問題,覺得羞愧,卻也是徹底反省自己沒有活下當下的契機。

彼日在步上南禪寺三門的時候,太不專心,就這樣著實的撞了頭,非常疼,像這次的摔跤,也應該像拍下這張照片一樣,來個提醒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對於細節與當下的注意,讓是跟不上大腦的身體,深呼吸,說話再慢一點,態度再穩定一點,回到一種從容不迫,可以反映當下的思維。

不用害怕面對什麼,或是錯過什麼,有的本該有,沒有的,根本就不存在,急不來,也等不來 。前方的路一直都在,到底是什麼讓自己看不見呢?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