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一瞬.京都(13):南禪寺



寫了一半的會議紀錄,反覆聽著出糗的錄音檔,加上感冒,心情很是沮喪,只好打開旅行的照片,試著讓自己在睡前回到京都的好心情。

京都第五天,參觀的南禪寺,三門很壯觀,若非導覽書籍有提及,知恩院其名列日本最高三門,可能是彼時遊歷的心境,也可能是空間感,南禪寺的三門真的給我一種壯大勝過知恩院的錯覺。

可是沒有,人生的錯覺何其多,自小就有逃避當下的毛病,加上很容易進入自己的世界,越大越知道要修飾這樣的問題,方法卻是治標不治本。性子變急,因為潛意識總是想拖磨,或是以誇張的方式改變與阻止發展,大部分的會議與活動都讓我混過了,但這一次卻這樣赤裸的被指出自己的問題,覺得羞愧,卻也是徹底反省自己沒有活下當下的契機。

彼日在步上南禪寺三門的時候,太不專心,就這樣著實的撞了頭,非常疼,像這次的摔跤,也應該像拍下這張照片一樣,來個提醒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對於細節與當下的注意,讓是跟不上大腦的身體,深呼吸,說話再慢一點,態度再穩定一點,回到一種從容不迫,可以反映當下的思維。

不用害怕面對什麼,或是錯過什麼,有的本該有,沒有的,根本就不存在,急不來,也等不來 。前方的路一直都在,到底是什麼讓自己看不見呢?




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一瞬.京都(12):走進童年的宇治

如果可以住在宇治這樣的地方,應該很舒服吧!
夏季旅行的時候,在宇治漫晃,
每當與路跑者交錯,
心頭就不自主湧現:如果要住在京都,那麼我就要住在宇治的念頭。

回來後和去過京都的友人提起,
朋友卻提醒,宇治的冬天可是很冷喔,
恩,很冷啊~那再想一下好了。

旅行第二天本來計畫到MIHO美術館,但都已經到石山站了,
上網一查才發見到隔天才開館,火速調整行程,
搭著JR就去到宇治。

雖然時值炎熱的夏季,
但有那充滿秀意的綠山與乾淨的川河環繞,
流著汗的自己並不覺得熱,反倒總有一種清涼輕拂過心頭,
是一種神清氣爽的喜悅。


不免俗地去了源氏物語博物館、也走訪了宇治上神社、當然也有10日圓上的平等院等等。我喜歡其中鳳翔館在建築上的低調,在古樸的平等院之中,完全合宜,是一種在也不在的意境。


裡面放了鳳凰堂的木雕佛像,展示手法很不錯,參觀後買了一套明信片,最近找出來放在案頭流輪看著,忙碌之餘,心倒也祥和,宗教最大的力量,就是如此。

參觀鳳凰堂的大佛和三十三間堂的觀音一樣具有震撼性美感,但因為是定時導覽,人一群聚,自己就無法放鬆靜心相望,沒能深刻。

平等院是宇治最推薦之處,非常京都,卻又渾然天成的自然。然而走在宇治就是舒服吧,雖然是觀光盛地,身為觀光客的自己,並不覺得突兀了土地,宇治自有一種魔力。

那細膩的山、那淙淙的川河,有著名木百選的樹木、還有好吃的抹茶,不知不覺,會把你變成宇治的一部分,像是童年在鄉下外婆家走著,那樣自在。
黃昏前,往火車站的路上走著,用夾子一片片拾落葉的老人,商家在門前潑著水,高中生拎著棒球袋有些疲意的回家,天仍湛藍,我滿心歡喜的告別這一切,
是自己好喜歡的宇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