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3日 星期一

光陰

年節與友人相聚頻仍,其中幾位朋友是終年才見上一面,光陰倏忽,離散之間的自在,始終是種學習。想起去年十二月中旬至台北參加東吳女一舍的聚會,大學一別,彼時相親相依的學妹學姊,自此未曾再見,這十多年來,因為忙碌、加上自己不用FB,又不在北部,彼此宛若人間蒸發,片段的消息,都是與杜杜或佑子偶爾見面時,才約略得知。

此次聚會,這群姊妹,多已子女成群,有的還在肚子裡,有的則在地上爬,最大的已經要上小一了,我看這群孩子,心生感動,想到那些年歲在宿舍裡發生的酸甜苦辣,曾一起分享,而今透過LINE的連繫,如同女一舍外的老榕樹根,抓著回憶的土壤與我的生活再次重逢,學妹多是身負重任的母親了,生活對她們是如此真實,這讓自在於單身生活中的自己,感到咋舌。

聚會前一日,獨自去故宮看陳澄波的展覽-「藏鋒」,公車行經外雙溪,外雙溪的青春在回憶裡未曾老去,從國中第一次初遇,而後雙十年華裡的求學,雙十年華裡能有一處地標與情誼可以記念,是昂貴學費的額外餽贈。

故宮的人潮永遠那麼多,如非真正喜歡的展覽,是極不願到訪了。此次「藏鋒」,正如名稱低調的在博物館的一隅展出。展出沒幾日,觀賞者不多,我在展場悠閒的欣賞。陳澄波一直是自己極為喜歡的作家,上次在臺南首展失之交臂,這次說什麼都不願再錯過。

我喜歡個性純真的藝術家,陳澄波的畫作充滿勇往直前的熱情,此次可以這麼完整的觀看陳澄波的重要畫作,心中漾蕩著感動,策展者以一年的時序為畫家的創作劃分,極為契合,特別是展出中放置的書信與照片,漫步直覺欣賞完一輪,又幸運搭上故宮志工導覽培訓的順風車,聚精會神跟著聆聽,讓我在直覺的喜歡之中,完全跌進藝術家油彩繽紛的世界。

陳澄波的生命就似一首嘹亮的詩歌,人格敦厚自勉,卻結束的那麼壯麗,而他對美的信仰卻始終堅定,平凡如我,這樣直接的面對他的創作,聆聽他的故事,感覺自己也增添了許多力量。

在畫作之外,最欽佩是無端受228之災的陳澄波,在他的遺書之中,特別交待不要為難女兒的婚事,因為她的對象是外省人,如作一般人,在悲愴受侮的生死之別,如能再有這種氣度!

帶著微雨的傍晚,我走出故宮,趕赴另一場約聚,移動在車潮人潮之中,那些流動的線條,溫暖的色塊,彷彿仍依傍著我,在寒冷中讓人走進陽光燦爛的南國街道,那裡蘊藏著一種生命力,簡單開闊之中,浮動著一種人們稱之為愛的騷動。

就這樣走下去吧。

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當身體不再Q彈,卻仍是一顆肉作的心

親愛的F
你寫信給我,在近日密集的討論後,針對那件荒謬至極的事情,你作出了抉擇。
讀了你的信,在離職近一年後,這個意外的時間點,在自己又被挑起的一些回憶,我想這些年的努力與付出,不該只剩下憤怒、抱怨而已,所以我也寫了這封信。

那一年在三樓的辦公室,某天下班,你突然約我去吃對街的麥當勞,是不是從那一天,你開始把我當成朋友,而不只是同事?我亂猜,就如同P始終記得我和衰尾E去池上那次,巧遇到他後露出如釋重負的神情,可能也是P對我有了同事之外,別具另一種身份的開端。

那一刻。
是我們的人生不斷出現的那一刻,有的被昇華、有的被壓抑、有的很快消散、有的苦苦糾纏,而有的會結出善緣。無法預期,但那一刻一直到來。

這麼多年了,我們不再是同事,但仍是好朋友,分享喜怒哀樂,雖然遙遠,卻因LINE的便利性,我們相依相親。這種關係會存在多久?我不清楚,也不願意去羈絆什麼 ,這些年,我的確從情感的磨練與困頓中,學要不依託。

不依託。
我得一輩子記得。如果要我不再在親情、感情與工作上,失去我最美好、單純的愛,我只能不依託。如同你對自己的指稱,我們太易感」,不得不練習遺忘與不去感受,加之我包覆在冷靜好相處的外表下,那種愛恨分明的個性,有時候,我都不得不遠離人群,讓自己在閱讀中,記得自己,忘記社會加諸與背負的身份,我就是我 ,獨一無二。

你的那一刻,著實已經遠離我,因為服務單位的異動,我進入另一種不同的生活樣態,曾經自詡的身份,早已不再令人迷惑,現在的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行政人員,我摘除了在計畫裡,那些維護傳統、那些涵養人心的光環,放下包袱,我走進生活裡。

這一年規律的跑步、做瑜珈、規畫自助旅行、能享受一杯咖啡的悠閒,甚至還玩起推特,讓更多不同的想法與觀點進入我的腦海。想想
如果沒有那一刻的心碎,也沒有這一刻的重生。

或許是獅子座女生的驕傲,任事坦蕩,加上在這個圈子的歷練,我沒想過要防什麼,一個總是損己利他的人,有誰忍心拿走她的驕傲?而且是對一個平凡、什麼都沒有的人。
但那些我交託最多的人,他們卻一一拿走了,而且話語冷漠。

那一刻,我才懂得,
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你當好人、你舉白旗,就放過你,當你的身體投降了,他們會連同靈魂一起拿走。昨天那通電話,讓我怒火中生,我懂得那裡面的算計,曾經我信任過、捍衛過的人,如今如此不堪,就覺得難過。曾幾何是,善良成了吸引投機客上門的餌?
更讓人難受的是,我這樣的反應其實來自害怕。我早就無需害怕了,但如果我仍困擾他們惡意的揣想,就無法走出這種受害者情結。

你不覺得好笑嗎,大人其實不會因為年紀增長了,就變得更有智慧,有的反而從失敗或小聰明的經驗裡,變得更加幼稚、嫉恨或無恥。

你信裡引述S說的話:「我們常常被工作強暴,她就很像妓女巴拉巴拉的,工作來了上上就走。」雖然粗俗,但可悲的就是我彼時、你今日的寫照。如同你說的:「我從沒鬥過人,而且不是知書達禮的人,是粗鄙無德,眼界如豆的人,事實證明我節節敗退,雖然還不到懸崖盡頭,但是日日處心積慮我很累。

我懂得那種不得不硬起心腸來對付的疲累。
施暴者多是受暴者變成,有人有天份突變,有的則是兩者兼俱。
在施暴者的經驗法則,他知道不能打、不能罵那些會嚷嚷與兇恨的人,因為他會有受傷的可能,所以找一個習慣把事情做好的笨蛋下手,最能快速發洩壓力與慾望,而且安全,連嘴上都可以欺侮到底。

那裡頭有一套非常複雜縝密的算計,如果把時間浪費在那裡頭,也許可以少受一些傷?但代價是,你也得成為加害者,尋找祭品。
我有能力反抗,卻沒心力對付這一群人,我沒有言辭對沒有靈魂與信仰的人說,
我不想對不起我信仰的美好,我不想玷污靈魂。

而彼時我太看得起這群人,在吃人的世界,他們早就出賣靈魂,所謂合理行為的那一套,只是弱肉強食。

我想就是在那一連串天衣無縫的惡意中,體會到受不公不義
一定要反擊的道理(這些惡意並不接受反映),而且要有力量。

曾經他們以為有人離不開光芒,
行為處事雖是笨蛋,但笨蛋是有層次的
我自己就是光,就是火
可以日以繼夜付出愛與力量以求使命完成,
卻也可以頭也不回的離開。

你可以不相信自己,卻不能懷疑別人的相信
如果沒有愛
什麼理念都是假的,可以去騙人,
卻不能連自己都騙。

我不願再去傷人,所以我不能再受傷,願我們都記得保護自己的力量,
與面對這一切的勇氣。

寫這麼多,其實只是想說
你的決定非常好,我以有這樣的朋友為傲。祝福你能否極泰來。


PS因為這是篇沉重的文章,所以我取了這種花稍的篇名,淚中一定要帶笑虧,是我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