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一瞬.京都(10):三十三間堂


就只是靜靜地看著菩薩,
時間能不能就這樣生根漫延出去呢?

從關西回到國內,在高雄國際機場入境,
海關是個俐落的大姊
她看了我的護照,有些沉重的說:「你知道澎湖發生空難嗎?」
我說知道。可能是表情不夠正確,
大姊又問:「是不是只是戶籍在澎湖,沒住那了?」
我只好說:「我住澎湖,等下就要搭機回家。」

回顧京都遊歷的日子,天災人禍的新聞四方而來,
首先是馬航被擊落,一開始還以為是日本在播舊新聞,
然後就是澎湖空難,
而我的天空卻一片祥和,那幾天
同一時間,有人屋裡掉下手臂,
有人正為生離死別哭斷愁腸,也在同一時間
因為自己的固執與盲目,
我的心始終不得平靜,面對愛恨嗔癡生離死別
如何生滅智慧?
我問菩薩。
「人生實難,不是嗎?」

7日下午,自己一個人的三十三間堂,
本來是為京都市立博物館而去,博物館整修,
卻意外促成此行中,
最令自己回味不已的行程。

午後四時,堂內已漸無人潮
漫行至千手觀音像,
我與菩薩對望,
約莫半小時吧,
對於自己來至人世間走這一遭,
有諸多迷惑疑難,覺得疲累,因為欲望,
又不得不往前走著,走走停停
時而顛仆 ,時而回望,我害怕
是否惶恐皆要
等到生命的終結,
這小我世界紛亂的一切才得以終結?

「於一切有情處無憎愛」
這是你說過的話,我望著菩薩,菩薩仍不著一語,只是低目斂眉,
心裡卻益發感受溫柔,
如果可以
就這樣與之對望,你只是靜靜在那裡,
我的心裡便生出力量,可以
忘卻欲望、哀傷與喜悅。


旅行早就結束,我的京都遊記卻困在日常瑣碎裡,
不得進展。
上週訂好了下次自助旅行的機票,和朋友
開始規畫旅遊的行程,要學習陌生的語言
要買火車票、定旅館
有的沒的,新的想望開始了,是不是
也該儘快把京都的感動
敘諸文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