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當下

我們都是愛上某個風景,懷抱著獨特的心情,有時必須賭上自己的人生才能完成夢想。所謂的風景可能是某座山,或者是美麗的河流,也可能是吹過這片土地的風的觸感。若夢想的風景是大自然,無論人類表現出多大的熱情,對方都不會回應,依然故我地存在著。季節只會在我們面前不斷更迭,光陰緩緩流逝。
如今橫陳在我們眼前的馴鹿骨頭,會逐漸回歸大地,展開另一段全新的旅程。這就是大自然回應我們熱情的方式,大自然會在我們一生中最適當的時機,帶給我們獨一無二的溫柔擁抱。
                                     --星野道夫《與時間的河約定》

這陣子如果被欲望、嫉妒、自卑等情緒擾亂,我就讀星野道夫的這本書,試著把自己的心和星野先生的視野重疊,調整呼吸,慢慢慢慢,就能感覺到阿拉斯加的空氣、雪片落下還有鹿的腳步聲。
不知道這輩子有沒有機會去阿拉斯加,如果有那麼一天,等到自己對這個世界更謙卑,生活的更自在,身體不要那麼傲嬌,一定要去一趟阿拉斯加,去看一眼星野先生口中,那個如同拿到滿手爛牌的冬季,在令身體縮成一團的冷空氣中,是如何以澄澈純淨的氣息淨化心靈的。
「寒冷能溫暖人心,遙遠的距離反而能讓人與人的心更靠近。」能感受到這一切,或許就是星野道夫的文字與攝影作品,這麼令人難以忘懷之故。
從十月到現在,因為帶讀書會,擔任有的沒的評審、還寫了一些官方文章,把自己搞得很忙,為了準備這些活動,想讀的書,想寫的文章全都拖延,雖然帶讀書會非常開心,把喜歡的書推介出去,也是早已認定的志業,但仍需要工作的自己,尚不能讓這項興趣這麼占滿時間,所以推掉了接下來的邀約,實在太累了,毫無保留的分享,很耗心神,今年剩下的日子,只想要痛快的看書和寫點什麼。
今日休假不上班,沒有任何雜事,又重讀了一次《與時間的河約定》,心中的感動更深,可能是上禮拜了看了吳明益的《複眼人》,也可能是吃了Pisuy寄來的甜柿,深覺自己活得太脆弱了,氣度也不夠,總為了生活中拉雜的事情煩心,我承認,即便生長生活在這樣四面環海的小島,身上的文明病,一樣也沒少,可恨的是那欲望又驅策著自己去賺取更多、購買更多、去享受更多,心理生理都是,每一樣都赤裸地無法否認,而如今,已經吃過失眠與憤怒的苦太多,深知自己再也要不起,也無法以如此駑鈍的肉身去搏鬥什麼。
不再年輕了,無法以那樣坦率正直的心去回應一切,明明是阱陷,也願意跳進去,曾經以時間和信任去獻祭的,消逝了,就不要感到遺憾。
我選擇了安靜的一條路,時刻在這樣的寂寞中感到幸福,雖然還聽不到座頭鯨唱歌,沒能看到北極熊的孤獨,但是在工作之餘,可以做自己,可以有腦容量去感受這個空間不止只有人類,我渴望、也需要這樣的寂靜與力量去敬畏這個世界。
即得利益者總是抱怨著種種,但如果這是欲望的代價,你放不掉的,自然該償還,毋需乞求可憐。本是紅塵中人,冷眼旁觀當然無情,所以得空,便曬曬太陽,看看書,如果暖和了,或許會讓人有耐心一些,但我知道也相信,不要去聽、不要去說,會更溫暖。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