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一瞬.京都(8):祇園後祭


當我需要一點陽光,或許可以回想七月的祇園後祭。
不縝密的計畫,雖然看不到想像中的風景,但我並不挑剔,已經到了隨遇而安的年紀,想到要那樣花力氣,就覺得累,人生湊合著過,也就夠了,旅行不也這樣,剛剛好的用心,足矣。
每次這麼說,就好像自己多大年紀似的滄桑,我的心仍舊天真愚蠢,但身處的體制太過龐雜,再如何用力,總有破窗,誰不想要道貌岸然的說話,像教科書上的那樣正直,但肉身殘破,總能在世故的眼神裡看到自己,在不甘心的時刻,例如每次開完會,心情總有起伏,知道該早些認命學會前輩那種可有可無的微笑,不要再流露一絲你想要捍衛的理想,理想,不適合自己這種半調子。
但祭典是不可思議的,那一刻你可以放心地去相信,去信仰什麼,是簡單且隆重的神聖一刻。旅行第八日,主要行程是參加停辦約50年的祇園後祭,雖然行前非常期待,但也是前一日才大致查了動線,選了京都市役所去蹲點,後來才發現,其實站在兩旁的街道邊觀賞會比較清楚,我們選在轉角的正對面雖然很好,但距離實在太遠了些。
日本警察的管制很確實,但主要是日本人太守法,不安份的少數很難不被發現,我們在龐雜的人潮之中,等待著、觀賞著,以一個躁動的台灣靈魂之眼看來,這樣的祭典是太安靜、太安靜了。

沒有煙火、電音,與混雜了不知道什麼微塵的空氣,管制線把這頭的人群隔著老遠,而我還是清楚的聽到了清雅端肅的絲竹聲,就在這樣的人潮與大馬路上,伴隨著汗水與陽光而來。
行進的隊伍非常整齊,一座座的山和鉾(神車和神轎)自然是很重,抬著推著的行進都不簡單,遇到轉角,還得大費周章的調整位置,日本人連鼓勵的掌聲都好自制,我拍得手都痛了,大家還是那麼節制,看到精采處,都要忍耐著不站起來歡呼,不知道後頭的日本阿姨會不會把搧扇拿來敲我的頭,只好一直克制著,不敢造次。
人生的夢想是不是就像這樣一場華麗的裝扮呢,你懂那些該付出的練習與身體的忍耐,每個人都在扮演中前進,最吃重與最絢爛的一刻,觀看者發出太多聲音都是一種喧賓奪主,被美好吸引的那一刻,或許只要靜靜去欣賞,感受心靈流通的共感即可,但不是那樣習慣的我,還在學習如何安靜地為別人加油。

七月的時候,我在祇園後祭,熱到中暑,轉地鐵和搭乘被塞住的公車到八坂神社時,花傘巡行的人潮已經散去,人生已經是這樣,你趕赴一場又一場的盛宴,期待那些想望的美好,而我已經在路上,有時候漫不經心,有時執著,但就像那文句裡寫的「沽酒客來風亦醉,賣花人去路還香」,看到的、錯過的,當下覺得開心,也就是最美的景致了。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