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The Privateers

年初剛去新單位時,對於辦公室裡收聽廣播很不習慣,
辦公室很大,人很少,而且要工作到晚上10
初來乍到,那時三魂少七魄,自顧不睱
也不方便說什麼
只是每每聽到陳揮文,就覺得很煩,
但也是這樣,那陣子我聽了很多口水歌
不喜歡的到後來,都喜歡了。

有一次同事請假,辦公室只剩我,
沒去打開廣播,下午覺得很清靜,晚上就覺得不對勁了,
有一種很強烈的孤獨感,來拿點名單的同學也顯得
行色匆匆,
那一刻我才知道,
為什麼辦公室
要放著這麼通俗熱鬧的廣播,
在屬於休息的夜色裡,音樂與說話聲
至少提供了還在活動的人們一種
存在與安全感。

7月到9月,上白天的正常班,
我把家裡的唱片帶到辦公室,開啟另一種氛圍,
重新聆聽許多很喜歡的歌曲與音樂,
也找到買唱片的理由。

這陣子最喜歡的是Andrew Bird 這首歌
The Privateers
Noble Beast是好幾年前在小白兔促銷時買的
沒聽幾次,就放著了
最近重聽,不知道怎麼特別觸動心弦,年紀到了,
開始珍惜自己擁有的
這些微不足道的情感。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