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0日 星期一

一瞬.京都(7):惠文社


開始是《從書店窗口看京都》對惠文社留意起來,然後是《左京都男子休日》裡的介紹,讓人覺得去京都不去惠文社朝聖,非常可惜。然而在規畫行程的時候,我突然客氣起來,覺得塞一個書店的行程,好像有點太過份,去惠文社交通上又不是那麼便利,而且行程裡已經有許多是自己想要去的景點,幸好文青法國蓓在line的一句:「去啊!幹嘛不去」,讓我突然清醒,對啊!怎麼可以錯過惠文社,是惠文社!

好的,我當然知道自己的書店魂相當不切實際,其一是我討厭搬重物,其二是相較於賣書,我更喜歡買書,其三是圖書館裡的好書都沒人借,台灣還有書店存在的空間嗎?基於以上三點的認知,我的書店始終是空中樓閣,然而還是喜歡去書店,有一種回家的安心

想想如果是想推薦自己喜歡的書,我可以在風景區擺一塊很漂亮地墊,用一個輕便但有質感的原木書櫃(是多功能的,把輪子放下就可以推書離開,因為討厭搬書),然後泡上一壺咖啡,朗讀喜歡的片段,喜歡的人把書帶走後,(但錢要留下來),然後再打開第二本書,繼續朗誦,也可以放巴哈的音樂當背景,工作主要是和被咖啡香吸引過來的人聊聊為什麼喜歡這本書,我可以請喝咖啡的。(喝了免費的咖啡能有勇氣不買書嗎?這是文青低調的行銷手法啊)

以上是小咬雯的賣書天涯那卡西之夢,但某天你也是有可能在億載金城外頭的小販區看到這台小木車的。

好的,回到惠文社。
京都第四日下午去了永觀堂,估量沒時間去近在咫尺的南禪寺,就先往一乘寺出發。
午後四點多吧,天氣還是熱的可以冒出地氣,google map 指引的路程比想像中的遠,我們是搭公車去的,所以早先準備從京阪電車開始的散步路線就失去意義,事實上天氣也熱得我們不想散步了,從巴士站走到惠文社,有一種精疲力盡的感覺,這是來京都後,第一次出現這種感覺。

但是走進人滿為患的惠文社還是激勵了我的書店魂,惠文社裡好多臺灣的少女文青,我逛來逛去,一直很想挑本書作紀念,但找不到喜歡的繪本,加上不想再拿重物了,所以落實青豆精神,純粹觀光,但是看到店長堀部篤史在收銀台後面,真的很開心。


離開惠文社,打算去書上有介紹的燕子食堂吃晚餐,但一直找不到,只好發射自己的美食雷達,找到unicafe這家小店,吧台之外好像只有一張還是兩張桌子,是極小而有氣氛的店,我點的豬排飯好吃,而且老板娘溫柔又有氣質,就像日劇裡會出現的那樣女子。

一直自許美食雷達很準,但也可能如法國蓓所言,如果難吃的店在京都是經營不久的,日本的主婦都有下廚的習慣,餐廳如果還比不上自家料理的,又如何有生存的空間,總之在京都,愛吃如我,每一餐都吃得開心又滿足。

惠文社行程的插曲,是對同住在IVY的台灣男生覺得抱歉,原由是前一天早上,他拿著京都地鐵地圖來拜訪,並邀請我們參觀他在惠文社的攝影展,但我們去惠文社時並沒看到這個展覽,覺得奇怪的前中年女子二人組,回來看DM才發現日期還沒到,是後天才開始!覺得很不好意思,但實在沒有時間再去一趟惠文社,加上又是鄰居,後來每晚洗衣服的時候,一直很怕遇見這個帥氣的弟弟啊#姊姊臉皮薄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