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4日 星期五

公民課


我忘記寫下現世安穩歲月靜好的張愛玲,
在那本書裡(《小團圓》?)的一個情節提到,約莫是日軍轟炸香港時
來不及疏離的她躲在宿舍裡好幾天,可以裹腹僅僅是一盒餅乾,而後回家
繼續吵雜的日子。
她寫的那樣輕描淡寫與理所當然,我卻讀得滿腹疑惑,
可以大作文章的時代巨流,
在她筆下也只能成為小恩小愛一個轉折的離別,國仇家恨的戰火,
終究比不上人情世故裡的現實。
 
有時候,我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人,
在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
我卻想起了張愛玲那樣冷漠的一段情節,
終究為了一個好工作而曾辛苦讀書的自己,
不過也就是個圖謀現世安穩的平凡女子。
 
這樣的自己本質上是以小確幸的目標過生活的,
以服從工作的本份為藉口,庸碌的過著一天一天,
此次,卻被這群走上街頭的學生,
去思索與學習了一堂重要的公民課,
也激勵了一直以來委靡不平的心態。
 
以服從為本命的公務員,基本上都是國家機器的執行者,
我們生活在一個真空包裝的世界,
感受不到22k的憂傷,大家都在考績與工作量裡打轉,
理想與使命只會讓人招來不幸,
我想學生占據立法院這個行為,適當的提醒了
懈怠與消極的選民,
不能再讓這些政客利用公器來行己之私。
 
代議與法律制度的訂定難道不是為了讓人民過更好的生活
而產生的國家機器嗎?
然而如果零件已經毀損,還要看著這台瘋狂的機器傷人
而不去反思如何改善修理,其實是一件奇怪的行為。
 
 已經很久沒有看電視了,
從這一次的學運,
親身感受到媒體操控人心的恐怖與偏頗,
世道已經很習慣用二分法的態度去看待與評斷事情,
就連自己在從事文化工作的時期,
也習慣找尋藉口去說服自己去接受內在的不安。
 
此刻我很感謝那個對我說出
你幹麼那麼聽話的老師,
他是一個用生命在跳舞,也是一個誠實的人,
有能力也有背景可以去過舒服的日子,
卻選擇在自己的命定中去生活。
 
當權者不能因為別人不聽話,就去批評與壓制
是不是該藉由這個著力點去思考,這麼多人想表達的想法與立場,
然而這麼多日子以來,卻只有各自表述與傲慢。
 
公務單位其實非常害怕麻煩,
我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夠膽小的,
但進入公部門後,才發現一山自有一山高,
我們總是在討好那群毋需理會的即得利益者,
而握有權力與談論理想的那些人,
總是讓我發自內心的害怕。
 
學校裡許多的學生,
現在還很多禮貌的我為老師,
但我不並是老師,未來也不可能是,
要成為老師何其困難 這個世界值得相信與尊敬的老師,
已經不多,世道艱困,
你們前方的路途還那麼長,
而好日子其實都已經被過盡。
 
憤怒是最真實的情緒,這個被當權者把持與操控的規定,
再不被打破與檢討,也只是繼續被諉過與無限上綱。
 渺小如我,真的很討厭政治人物,
我知道自己不會走上街頭,
但我能夠理解這些行動,更多的是佩服實際的行動者,
希望可以帶著這些的勇敢,去面對我可以盡力的世界,
然後一起為這塊土地努力。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